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研中国 >> 内容

吉林延边国贸“非法集资案”的惊天内幕

时间:2015-11-2 17:03:28 点击:作者:劲松 来源:互联网

  核心提示:核心提示:因民俗文化村迁移等因素,延边国贸出现资金链断裂;在长达18年的集资过程中,延边国贸集资金额高达近10亿元,涉及到全州各地的政府官员和家属、部队、院校等各个阶层2000多名;延边国贸方证实:早...

      核心提示:因民俗文化村迁移等因素,延边国贸出现资金链断裂;在长达18年的集资过程中,延边国贸集资金额高达近10亿 元,涉及到全州各地的政府官员和家属、部队、院校等各个阶层2000多名;延边国贸方证实:早在2012年7月,当发现还款困难后,延边国贸为尽快履行还 款义务,就把北京度假村等三块资产交给州政府“专案组”处置,变现后偿还集资人,但是三年过去了这些巨额资产被拍卖后,所得资金却去向不明,至今没有任何 说法;三年来随着当地政府、法院承诺的一次次落空,万般无奈,大量集资人员为了生存走上了上访之路。集资代表们不明白,国贸愿还款,政府法院却以破产来设 阻,这究竟是为什么?

                             

      本站讯 2015年3月26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延边州法院)对轰动全国的延边国贸案做出终字号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 判!2015年9月9日,延边州中级法院裁定受理延边国贸破产清算一案。至此,这起大案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判决书、裁定书一出,立刻在延边引发了更 大的波澜——被认定非法吸收民间存款罪和非法占用林地罪的延边国贸及此案的主角崔贞今不服,仍在申诉,而被吸储的众多储户更是不断上访告状!

      那么,在这起大案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深刻背景?为什么这起大案会引发如此多的争议?在这起大案中,政府有没有责任?政府的责任是什么?究竟这是一起巨 大的阴谋呢?还是另有隐情?日前,本案的一些知情人找到本站,详细披露了本案的内情。在此,本站不加任何评论,只是原文引用当事各方的说法、政府文件和法 律文书,相信读者会做出自己的判断。
      民俗村项目被强制迁移  延边国贸认为被政府玩了
      延边国贸全称“延边国际贸易大厦有限责任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延边国贸成立于1992年8月28日,注册资金16690万元,是一家集购物、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大型购物商场。
      延边国贸向记者介绍:延边国贸始终想在民族文化方面做点事,恰在此时,因资金缺乏而停滞的《延边龙山朝鲜族民俗文化村旅游总体规划》项目找到了国贸,国贸经过认真研究毅然决定接手了龙山民俗村项目,该项目占地60万平方米,公司自筹资金前期投入0.43亿元。但是后来,政府要求该项目从原址迁移到了依兰镇南溪村,理由是帽儿山为国家森林保护公园,自然生态环境不能破坏。
      从龙山到南溪的移建,延边国贸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但是,迁移后,相关手续仍迟迟未能办理完,银行抵押贷款也不能到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延边国贸领导层只好向内部员工发起股权融资的倡议,以高额利息再次进行内部集资。
      但是就在国贸龙山民俗村项目从龙山迁移到南溪之后不久,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2010年5月,由于州政府强令延边国贸民俗园从龙山搬迁至南溪村,使延边国贸损失金额0.43亿元,政府不但分文未补,反而在此期间还在龙山项目的原址 附近引进了投资20亿元的“延边朝鲜族民俗风情园”新项目,并被延边州、延吉市政府列为吉林省825重点工程、延边州1号工程、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庆60 周年献礼项目及延吉市十一五重点旅游项目。

      国贸一方感到不解和不能接受的是:当初政府强令国贸迁址的理由是因为延龙图总体规划的要求和保护帽儿山自然生态环境的需要,因此不让延边国贸的龙山项目开 工,为什么在国贸无奈移建后不久就允许新的项目开工了呢?难道延边国贸移建后帽儿山就不是国家森林公园了吗?

               

      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北京宇辰集团“民俗风情园”项目,完全没有本着发扬光大朝鲜族民族特色文化的理念,却大多建了住宅楼即房地产项目,该公司挂着羊 头却卖着狗肉!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出发点根本不是搞民俗文化,而是披着延边州1号工程、延边州建州60周年献礼工程的外衣,利用国家森林公园帽儿山大 搞房地产“海兰江花园”项目赚钱,而相关领导和有关部门竟然视而不见,更没有制止过,难道不是官商勾结吗?
      到了这时,国贸一方才如梦方醒,他们认为:他们被政府玩了,甚至简直就是一场针对延边国贸的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谋杀!正是因为移建,国贸直接损失上 亿元,间接损失无法估量,也因为移建和政府刁难以及不批准土地手续,才引发了延边国贸的困境,最终导致了延边国贸案发生!
      国贸委托政府处置资产  拍卖后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延边国贸的“集资”开始于1992年。据延边国贸提供的材料证实,当时为了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总经理崔贞今提出由内部职工集资,并向其主管部门州供 销社领导层打了报告。当州供销社的崔松辉主任和相关领导看到了这一新措施后,一致同意用这种集资方式解决资金不足问题,并带头集资、参了股。之后,自 1992年至2002年的10年里,延边国贸发展迅速,总资产达到了7.7亿元。与此同时,内部职工与亲友们以产权证方式集资的规模也不断扩大,1995 年内部职工及职工亲友共1580人参与了集资。2015年4月7日,法院刑事裁定尚未还款金额约计1.48亿元。从1995年到2012年8月,延边国贸 吸收公众存款时间长达18年,有2000多储户参与,这些人遍布全州各界,从公司员工、普通百姓到政府公务人员,包括一些领导干部。但是在2012年以 前,国贸都能正常支付本金和利息,公司也能够正常发展。由于“民俗风情园”项目的迁移,延边国贸的资金链条出现了断裂,也就是从这时起,国贸神话开始崩 裂!有一天,100多个产权证人集体去国贸集资受理窗口取钱,因当时国贸没有充足的现金,某些人就鼓动这些产权人闹事,他们还煽动一些人抢砸延边国贸的经 营设施,甚至手持匕首扣押公司副总金明玉、财务科长严英淑、办公室主任梁贞爱、工会主席姜英姬,使得整个国贸大厦人人恐慌。

            

      为了平息矛盾,时任延边州州长的李龙熙拿着崔贞今的委托书(因国贸暂时没有现金流,崔贞今为尽快还清集资产权人的集资款,把自己及亲属名下的三处资产委托 给州政府处理),召开了产权集资人代表会议,当着这些产权人的面承诺延边州政府先行替延边国贸还给产权人的这些集资款。
      2012 年9月,延边州政府成立了针对延边国贸的非法集资案的专案组,专案组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冻结和国贸有关的所有资产,至此,国贸已经不能正常经营,损失惨重。

      此时的延边国贸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试图早日解决问题,2012年7月26日,也就是在被调查前,董事长崔贞今就把个人及亲属总价值达2.55亿元的三处地产全部委托给州政府出售,希望能够在政府的协调下把资产快速变成现金,及时还清群众集资款。

            

                                                 委托拍卖合同

      就是在2012年7月26日,崔贞今和群众代表与州政府三方签订了委托书(见三份委托政府拍卖的委托书),三方经协商一致同意委托州政府出售以下三处资 产,并明确注明政府将该资产出售后的款项,分配给延边国贸产权经营业主。这三处资产是:1、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踩河新村157号的土地, 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5,890.90平方米,法人代表朴松(是崔贞今的儿子);2、标的产权人为“北京天惠参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土地,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北 房镇北房村东,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2,337.88平方米;3、位于珲春市春城村的国有租赁地60630平方米。

              

               

                                           延边国贸拍卖委托书和法院的调解书

      就这样,在州政府专案组的操控下,国贸将北京永胜民俗度假村委托给吉林经纬拍卖有限公司为其拍卖资产,双方于2013年12月2日签订《委托拍卖合同》, 拍卖会于2013年12月16日上午11时在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16号全国农业展览馆内(农展宾馆)进行,当天延边州政府秘书长李宁(已判刑)和政法委 副书记金昌石出席了拍卖会现场。知情人透露,当天落锤成交,成交价格为6650万元人民币。
      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至今州政府也没有按委托书约定将拍卖款项分配给延边国贸产权经营业主,延边国贸也没有见到分文拍卖款。
      据延边国贸方证实:该拍卖公司刘经理声称已成交,拍卖保证金1000万元、拍卖资金2000万元早就转到拍卖公司账户,但成交的6650万元并没有全部到 账,而拍卖公司已将到账的1600万元的拍卖款转到延边商业银行账户(有录音为证)。拍卖公司也从没向产权人朴松提供过任何拍卖资料手续和信息。另外,位 于延吉市参花街21号的延边国贸资产,也是在“国贸专案组”的操纵下由同一拍卖公司以低价拍卖成交的。目前大千城拆迁办给出的价格是1500万元,但当时 的拍卖成交价仅是300万元。即便如此,两年过去了,申请人和集资群众都并没有见到一分钱。不但如此,2013年1月,政府专案组又以企业重组为名,暗箱操作,将国贸河南营业楼各大超市及土地等5亿多资产,转卖给了北京新合作集团,所得资金至今去向不明。
      人们不禁要追问:延边国贸托管给政府的三处资产拍卖后所得的巨额资金哪里去了?北京新合作购买延边国贸的资金哪里去了?这些资金本来是用来返还集资人的, 为什么至今去向不明?延边州政府在这个案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而延边国贸方则坚称:延边国贸的资产足以偿还储户的资金,如果政府将资产正常拍卖后用 于偿还储户资金,延边国贸和董事长崔贞今绝不会有后来的结果!
      承诺落空引发上访 法院判决、裁决被指另有阴谋
      延边国贸方认为:由于国贸交给州政府出售的三处资产没有及时出售,且州政府也没有履行及时监管的出售款,更没将出售款项及时分配给延边国贸的集资储户,且 在拍卖两处资产中出现明显瑕疵,拍卖款至今已一年多也没能全部到账,依据我国《拍卖法》,上述两处资产拍卖是无效的。州政府不仅对出售的延边国贸两处资产 所得款项没有及时进行管理和返还给延边国贸产权经营业主(集资人),也导致了延边国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认定清退资金数额的误差,直接影响了对延边国贸董 事长崔贞今的量刑,更主要的是政府失信于民导致了储户的大规模上访。
      为了平息上访群众,2015年1月30日,延边州法院法官朴龙俊主持,召集了延边国贸法人、律师和集资储户代表,对如何尽快处置北京永胜度假村一事进行了 专题调解。最后双方一致同意:延边国贸一方如在2015年4月1日之前仍不能将北京度假村售出时,就以6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直接抵债给集资储户,并 由双方当事人代表当庭签字画押生效(见调解笔录)。但事后,由于州法院至今仍将北京度假村的土地房屋手续扣留不放,导致双方无法按期正常办理过户手续。到 了2015年9月,州中级法院又试图对国贸启动破产程序。集资代表们认为,这是政府和法院故意用破产来拖延他们,并企图以此掩盖真相。

      参与集资的诸多储户证实:州信访局局长金杰曾一再承诺:“请你们相信政府,我们一定在进入司法程序前把钱还给大家,并一再声称:经调查核实,现已掌握的国 贸资产用来偿还大家的资金可以说肯定没问题!”时任州长李龙熙也向他们一再承诺:在他离任前一定能为他们解决问题。但是,这些承诺都再次成为泡影。

            

                                              集资代表签名(部分)

      感到被欺蒙了的受害群众,本希望州政府能秉公执法,主持公道,妥善解决问题,但在一次又一次失望后,被逼走上进省城、进北京的上访之路。但他们的上访举步维艰,长路漫漫,充满血泪——
      2013年11月12日,当政府得知有数百名受害人要去北京上访时,不惜动用数十台警车,数百名警力,以及政府、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将延吉火车站包围的 水泄不通,凡是去北京的旅客,一律不准进站上车,已上车的进京旅客亦被强行赶下车,引发了大规模的冲突。其中王玲女士就惨遭厄运,当进京列车行进到安图车 站时她被查出,不容分说就被几名干警架起强行扔下火车,造成两臂拉伤,头部着地磕在站台地面上,至今仍有头晕、恶心等症状。
      2013年12月6日,65岁的王凤清老人,身患多种疾病,因无钱医治去北京上访,被驻京办雇佣的黑保安扯起四肢扔进截访车内,强行押回延吉。陈玉梅女士也是在这次事件中被当场打昏,后被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7000多元的医药费至今无处讨要。
      2013年11月7日,集资人代表、部队退休人员刘英去滦县老家参加婚礼,也被金杰局长看做“重点看护”对象,并于11日下午5:3 0分左右,指派四名干警,用警车将刘英骗入车内,强行押回延吉,后因刘英奋力反抗,导致心脏病发作,他用手机报警向沿途110求助,才被从百里外赶来的家 人从卢龙服务区接回……
      集资代表们也证实:崔贞今一再表示她的固定资产已超30亿元,足够偿还大家的债务。我们从与延边国贸多次接触中可以看出,其返还集资款的态度也是真诚的, 但在州政府的“关照”下,他们至今也没有拿回集资款。如今,政府又假借法院之手搞假破产,再次欺蒙群众,试图以延边国贸和崔贞今的领罪,来搪塞一切,躲避 责任!

      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延中刑终字第105 号)对于延边国贸案的最终判决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占用林地”罪合并判处延边国贸法人代表崔贞今8年徒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6年,非法占用林地罪2年)。

                   

      2015年9月9日,延边州中级法院再次介入国贸案,做出受理延边国贸破产清算一案的裁决书,该院的裁决书称:“本院根据吉林省天宇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 司、吉林省长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李龙山、宋秀进的申请,于2 015年9月9日裁定受理延边国际贸易大厦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于2015年9月10日指定吉林延大律师事务所为延边国际贸易大厦有限责任公司管 理人。”
      集资人代表们说:这是在当地政府的操纵下,延边国贸与法院共同上演的又一出好戏。他们认为:此案的判决、拍卖和破产肯定都是政府在幕后操纵的,内中包藏着 一个巨大的阴谋!令人不解的是,本案与浙江吴英案比照,同是非法集资案,吴英涉案金额7.7亿元,崔贞今涉案10. 07亿元,吴英未偿还的金额是1.7亿元,崔贞今未偿还的金额是2.7亿元,而吴英却被判死缓,崔贞今却只是判了6年,吴英同案犯有4人伏法,而国贸案却 只有崔贞今一人顶罪,法律的公证从何而言?差距为何会这么大?!政府拍卖国贸的资产都是暗箱操作的,而且拍卖的巨额资金也不知哪里去了,能往死里判崔贞今 吗?应该是双方早就私下达成协议了,不过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应付、搪塞一下集资受害者,然后就可以将国贸的巨额资产心安理得的瓜分了!
      他们还说:从这个案子各个方面的种种怪异现象足以看出,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官商勾结案,在国贸案的背后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利益勾结!国贸的地下储蓄所能够 在延边明目张胆的在政府眼皮底下存在18年之久,很多政府官员参与其中并从中牟利,负责监管的政府哪里去了?国贸的巨额资产被拍卖后至今去向不明,如今又 试图用一个破产把一切问题都掩盖起来。国贸的资产有几十个亿,而申请破产的两个企业,国贸一共才欠他们不到300万,怎么能够申请国贸破产?很显然,这个 所谓的破产是政府操纵法院,和国贸共同玩弄的又一个阴谋,因为国贸一旦真的破产成功了,一切都可以化为无有了,被某些政府官员侵吞多年的国贸资产也不用支 付了,一切关于国贸的问题都可以用破产来搪塞了。
      记者了解到,如今,昔日辉煌的延边国贸已濒临破产,目前已有5000多名职工失业!延边国贸下辖的8家连锁百货公司,61家连锁便利超市,915家农家店 相继关门、停业!而参与集资的大多数人,都是从亲戚朋友处东挪西凑弄的钱,如今,国贸和政府的承诺都成了泡影,很多人已经被搞得倾家荡产、甚至流离失所! 那些上当受骗参与集资储蓄的2000名受害人,已被逼上了绝路。人们不禁要追问:谁更应该为国贸案承担法律责任?延边州政府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责任?!难道 政府利用法院的一纸破产裁决就能遮盖住一切吗?!(记者劲松)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评论网(www.hxplnet.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396320,qq:1620855180,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吉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